熱海搜查官 

首先,讓我們把視線轉回到故事的開始。

星崎和北島乘車來到熱海,在路上他們遇到了一個吃棒棒糖的老奶奶,於是星崎問道:北島,你還記得剛才的老婆婆吃的是什麼口味的麼?北島答道:雙重口味的。於是星崎又說:是的,雙重口味就是兩個口味無法融合在一起的意思。兩個世界無法融合在一起,就是這次事件的真相。

兩個世界到底指的是什麼呢?大家或許以為這裡只是可有可無賣弄玄機的話,但其實卻是貫穿全域的核心。麻~這裡不妨說說我的看法。

在最開始的時候,介紹完迷一樣的案情之後,有一段關於廣域搜查官的設定解說,我們通常會認為這一段內容只是一種敘事手法,是為了觀眾更加快速的瞭解故事的大方向編排的,但假如我們換一個方向來思考,假如不呢?……假如……它並不是作為影片的一種敘事手法,而是實實在在發生在熱海這個世界裡的事情,又會怎樣呢?

我們的第一感覺肯定是無法理解。扯淡嘛~什麼叫現實發生,熱海市發生了失蹤案之後,時間像快進錄影帶一樣快進了三年,然後星崎和北島進城的時候有人在畫面旁邊大聲的念旁白臺詞?沒關係,讓我再給大家一點提示:假如這整個偌大的熱海市其實並不是現實中的世界,又會如何呢?怎麼樣?是不是有點頭緒了呢?

什麼……沒有…………好吧……………………還是讓我把話說全吧。
因為東京的某個事件,某個人物進入了植物狀態,經歷將近3年的昏迷,意識悄悄地開始回復……在他意識游離於表層與潛意識之間的時候,某些他成長過程中給他留下深刻印記的事物,將他帶到了南熱海市的世界,同時,另一位關鍵人物也進入了這個世界,與他一起蘇醒過來。

這個關鍵人物正是

熱海市無法融合的另一個世界——東京,東雲麻衣作為一個時常影響到植物狀態的那個人物的存在,被那個人物的潛意識拉到了這個熱海市的世界裡。那個人物雖然已經有了朦朧的意識,但是各種知覺仍然沒有恢復,或者說完全恢復,所以他只能感覺到東雲的存在,卻無法認清她的面目,所以在前兩回裡,東雲一直蒙著厚厚的面紗。與東雲同時被感知的,還有各種應該像是醫院環境的各種跡象,所以東雲的主治醫生的形象便生動地被製造了出來,而東雲也總圍繞著醫院進行活動。

這個在潛意識裡創造了南熱海世界的人物,就叫做:

熱海市,以及巴士少女失蹤事件,恐怕都是星崎成長過程中所經歷過的擁有很重分量的事物,所以在潛意識中,好奇心本能的將昏迷的星崎帶到了這樣的世界:一個以熟悉的熱海市為藍本,不斷上演著神秘戲劇的詭異舞臺,用以逃避現實世界的某一些殘酷的事實。但是那個殘酷的事實是如此深刻的烙印在星崎的心裡,以至於他一直無法很好融入熱海市的世界,於是有了一開始的對話:……大致上我已經瞭解了。這個城市的問題。就像雙味棒棒糖一樣,兩個世界無法融合起來。無法融合的兩個世界,就是這個案子的關鍵所在。

這個星崎極想逃避的事實與一個名字有關,這個名字就是:

2集的末尾,東雲拆下了繃帶,代表星崎的感官進一步的恢復,在東雲這個形象的塑造方面獲得更多的素材。與此同時,故事也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

素子這個名字,最早是從北島的抱怨裡聽來的,其人卻從不曾露過一面。直到最後一集,我們才知道因為星崎曾經錯失了什麼,導致了這個神秘的又漂亮又能幹的神秘女上司遭遇了一些不測,而這些不測很有可能就是星崎一直想在熱海市的世界裡逃避的東西。

是的,星崎想逃避的,是 的遭遇,而並不是 ,所以,素子的現實形象,很可能就是跟隨著星崎進入熱海世界的 也就是說,北島一開始就只是用素子這個原型塑造出來的,長相和素子一模一樣,只是沒有經歷過素子所經歷過的那個令星崎想極力回避的事件的新人廣域而已。

在整個故事的前幾集,北島曾經訓斥星崎,並告誡星崎別忘記自己是他的上司;然而在故事的最後一集,星崎則告訴北島自己是北島的上司。這裡看似矛盾,其實不然。之前北島說自己是上司,是因為這時候的北島並不以為自己是北島,而以為自己是素子,因為北島這個人就是被星崎的潛意識所創造出來的熱海市世界裡的素子的一個影子——沒遇到不測的素子的影子。她沒有思想,沒有感情,一切行動都遵照星崎的感情和對素子的回憶來進行;而之後,星崎看透了兩個世界的關係,明白了熱海市的世界不過是一個幻影,所以重新清楚的認識了北島和自己的關係。

劇中,是非燈和方向指標都只是星崎昏迷中潛意識的表達,所有登場的人物,都有可能直接或者間接地在現實中與星崎有著各種各樣的聯繫,經歷過死後的世界然後複生的少女不只有1個而是4個,代表了星崎希望素子仍然活著的渴望;神秘的宗教和神秘的逃亡腦外科天才,表明了星崎嘗試從不同角度解釋、說服自己相信人死可以複生,但卻始終無法消除不安。最後,東雲表示自己完全的恢復了記憶,暗示了星崎醒來的可能——這種可能甚至只是取決於星崎自己的主觀願望。鏡頭回到找到的三個少女身上,三個本來已經沒有血色的少女又恢復了血色,說明星崎對於現實世界的美好願望,這種願望一再加強,最後演化為東雲對三個少女的對話;同時他依然對現實充滿了未知和不安,所以一旦有護士進來,三個少女又回到了植物狀態。

故事的最後,星崎坐上了開往另外一個世界的巴士,在車上他拿起了東雲手上的是非燈,在心裡默念:素子還活著。藍燈亮了。藍燈表示正確。於是他們穿越了那道白光,那道白光很有可能就是手術室的炙光燈,等待他的依然是未知——因為,是非燈所能回答的,僅僅是潛意識裡關於那個世界的問題罷了。

本文承載自人人影視討論版,作者a125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馬愛廢話 的頭像
小馬愛廢話

小馬看日劇

小馬愛廢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