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站雷多,請小心穿越。

2010春季日劇情報。→按此進入

2010夏季矚目日劇速報

Mother 

第四話:『我想讓繼美上學去』

Mother 

好久沒發新文章了~老是這麼懶惰改舊文加字也不是辦法...XD

在進入實質的劇情之前,再說一下我看這齣戲的感覺,這齣戲滿平順的,雖然劇情感人但是卻不狗血,劇裡面的台詞也許不那麼生活化,也就是你我碰面不會說出口的話,但是卻有著打動人心的力量,我想如果我是說著這樣的話的人,應該朋友會離我遠去,因為感覺好像有點深奧,但是在戲裡面昏暗的亮度,搭上那樣的台詞,就有一種深入人心的感覺!而這部戲的攝影/取景也都感覺是映畫的水準,看每一集都有讓人印象深刻的景致,猶如看一場一個小時的電影一樣,再次跟大家鄭重推薦一下這部!

Mother 

這話的主題叫做『我想讓繼美上學去』。奈緒本來就是一個人際關係淡薄,處理事情也不靈光的人,我其實看的時候一直在想,要是我可以忍受多久?帶著一個不相識的小女孩子一起逃亡,肩上扛著的又是怎樣的壓力?這個問題奈緒也在這話裡面做了表達,『可能只是個偶然,如果沒有那個偶然的話...在這世界上,有虐待者,也有被虐的人,但是更多的人是旁觀者,我也是其中之一。』而在那個偶然發生之後,奈緒從『旁觀者』變成了『罪犯』,而奈緒從來沒有為了別人做過甚麼,所以也只能選擇帶著繼美逃跑,除了逃亡,她也想不出甚麼更好的辦法。奈緒的生母葉菜問到:『你知道甚麼是吊橋戀愛嗎?因為兩個人經過吊橋的時候危險,所以感覺會緊緊牽絆住,而一旦過了之後,那樣的情感也消退得很快。』而奈緒的回答是:『不,我絕對不會變成我生母那樣的人!一開始的確只是沉浸在扮演母親的角色之中,但現在不是再想扮演,而是要成為她真正的母親,看著繼美長大,看著她的手變大、體重增加,身為一個母親,為了這些事情就感覺到好高興,好欣慰。』聽起來真是有種諷刺的感覺啊~

而最後的解決辦法,就是奈緒帶著繼美,假裝由於丈夫欠債而不得不隱姓埋名,去向公所申請就讀,而為了向公務員證明這點,奈緒也狠心的把自己的臉給砸傷了,在日本義務教育的體系之下,小孩子的上學權利變成最大,公所的人員也沒在深究,就讓繼美登記入學了。

Mother 

而繼美就是憐南的事情,在本集也多了兩個知情者,一是望月葉菜,她毫不猶豫的就成了『共犯』,也是她向奈緒提出讓繼美上學的法子,而心態尚未可知,是當初拋棄奈緒的歉疚?還是其他的原因?另外一個就是記者藤吉駿輔,看他在向小繼美套話的時候就知道他不是甚麼好ㄎㄚ~果然在劇末的時候向奈緒提出了一千萬的勒索...不過還不能確定,因為日劇的劇末通常會是給人猜測的空間,不知道他是真的要錢,還是有其他的目的?下集便知分曉~

芽衣所懷的孩子,有著先天性的心臟疾病,讓她毫不猶豫的決定要把孩子拿掉,而她這個角色所呈現出來的是好像有點妒忌而造成心理不平衡,妒忌著媽媽從小就對奈緒好,對奈緒總是讚譽有加也不曾罵她,而自己則是從小被罵,看來奈緒的身世之謎如果在她家解開了,應該可以獲得諒解,也恐怕是改變芽衣心態的唯一途徑。

奈緒的養母藤子,也是一個母親的角色,她自認自己對奈緒沒有虧欠,也自認自己愛奈緒跟其他兩個女兒一樣,但是就不知道也許就是因為這樣,奈緒好像總是跟她有隔膜,回到離開了十幾年的住家,第一句話竟然不是『我回來了』,而是『您好,打擾了』,也許是個合格的母親,捫心自問也沒有甚麼對不起奈緒的地方,但也許就是這樣才造成了幾個女兒之間心裡各自的問題吧~

創作者介紹

小馬看日劇

小馬愛廢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ayla
  • 那個記者...雖然一開始就覺得是個爛人
    但他剛開始對奈緒說的話讓我瞬間產生
    "他會提出要當繼美爸爸的要求"(太天真
    結果居然是勒索!!orz
    這部戲就是這種調性阿(淚
  • 嗯啊~希望第5集可以讓我稍微寬心一點
    因為那個1000萬的敲詐,是誰也無法抵抗的,
    畢竟是被人抓到的壞事...除非又要開始逃?
    這不就跟另外一部八日目的蟬一樣...
    不逃的話,就得看編劇打算怎麼帶領我們了。

    小馬愛廢話 於 2010/05/13 19:1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