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ther 

第六話 『再見了 媽媽』

Mother 

在第五集的結尾,看到了小繼美接到她的親生母親仁美的電話,就知道這集情況不妙,結果沒想到小繼美的決定,竟然是離開奈緒,自己踏上回家的路程,而她留給奈緒的信裡面,童言童語之中,也表達出了一個小朋友對母親的感謝跟依賴~

但接著看下去才明白,『再見了 媽媽』 這個標題,並不只是小繼美要離開奈緒,而是奈緒要對奈緒媽說的,就在繼美的事情曝光後,奈緒也對媽媽和兩個妹妹坦白了繼美就是憐南的事情,奈緒媽對奈緒苦口婆心,希望她能把繼美送回去,但是奈緒的決心堅定:『我就是要當她的媽媽。』早已超越了同情心和正義感的範圍,回頭看看上一集,奈緒媽不也是力排眾議,把奈緒接回家來一養就是30年!?當然,情況有所不同,因為繼美是『誘拐』來的,所以多了一層顧慮,而最後奈緒向媽媽提出:『請和我斷絕關係。』奈緒媽也只能幽幽地嘆道:『妳真狠心!』

其實設身處地的想一想,把小繼美送回去,應該是我們這些局外人的正常反應,也是我們所能想到的最好的辦法之一?也許在日本『犯罪者家屬』這個包袱,真的是很大的壓力,導致奈緒必須做出這樣的決定,在家庭和繼美之間,她就這樣選擇了繼美,只能說造化弄人吧!這樣的結果雖說可預見,但著實令人心痛呢!


第七話 『把我的孩子還給我』

也許是愧疚?也許是因為自己命不久矣?或者因為如此而無所牽掛,所以葉菜在得知了奈緒的處境之後,毫不猶豫的出院直奔奈緒的住處,對奈緒說:『我來保護你們』。於是在這集的開頭變成了『一家三口』的生活,也許這是【最後的衝擊】來臨之前,編劇和導演所給我們觀眾的一點點寧靜的甜頭?不管是三人在吃飯時候的『文字接龍』,還是葉菜生日時三人一起去遊樂園搭摩天輪,都讓我有一種『這齣戲到這裡就好了』的感覺呢~看起來真的是又歡樂、又滿足的祖孫三人。

但是當然,這齣戲要交代的東西還多著,而且每件都有著不可預測性,每集結尾所埋下的伏筆,都常常在下一集被推翻,所以看這齣戲,只能夠從編劇大人的喜好來推測,總可以想個八九不離十。

比如仁美一到記者家,在談話的時候,記者好像按了錄音機還是啥的,而仁美也清楚的提到了:『我要放棄憐南,就給那個女人養吧!』我在想,也許在最後的一兩集,會有法庭戲的設計,然後這個東西也許可以當成甚麼證據之類的~來個大逆轉?


第八集 『割不斷的羈絆』

坦白說,雖然可以了解到導演跟編劇想傳達的,但我還是認為仁美的戲也未免太過冗長...這段戲裡面也造成了一些爭議,到底小繼美的爸爸,是死了?還是跟仁美離婚了?還是純粹一個負心人,拋棄了仁美母女?

當然,這麼長的一段戲,訴說著仁美從一個愛小孩的母親,變成了把憐南裝在垃圾袋裡面丟在路邊的狠心女人,這中間的經歷跟心態的轉變,無非就是想替仁美進行所謂的辯解/漂白,比如一開始新聞裡面播報的虐童案件,仁美不忍心看下去而叫他父親轉台,跟後期那樣無事的笑著,證明她已經被母親這個角色的重擔壓垮了,還有憐南的手挫傷,跟著媽媽到醫院去,護士小姐白目的問她手受傷的理由,憐南隨便編了一個理由搪塞,仁美竟然順著謊言對憐南說要她小心一點,看到憐南那副不可置信的神情,跟仁美那有點心虛而不敢直視憐南的樣子,真是讓人又心痛又生氣!

幸好本人還算理智~還沒到跟螢幕對話的地步,不然我的電腦螢幕可能會被我砸毀,不過,奈緒在後來追出來跟仁美的對話,卻也把我心裡面所想的,一口氣都說了出來:『做一個孩子的母親就像在冰水跟溫水混雜的河水裡面游泳一樣,即便岸上的人不停的叫罵,仍然只有自己在河裡面前進著!』『但是我還是無法理解,你曾經想殺了這個孩子!你還記得室蘭那個寒冷的冬夜嗎?你是否有想過,就這樣到了早上的話,會是甚麼結果?』這句話正是我想問的!不管她帶孩子有多麼的辛苦,也永遠不代表她有權力這樣對待她的孩子!在我心目中,仁美早已在第一集的時候,就已經失去了當母親的資格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馬愛廢話 的頭像
小馬愛廢話

小馬看日劇

小馬愛廢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